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
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
      我知道了

哈里森-费舍尔的温馨的女儿国

已有 759 次阅读  2021-01-25 15:58

以报刊杂志而兴起的插画师,除去前面介绍过的安德鲁、诺曼-洛克威尔两位画师外,另外一名美国画家哈里森-费舍尔(Harrison Fisher1875?-1934)更是显得不凡的手笔,他笔下美女如云,而且他似乎懂得东方程式化的处理方法,以一个基本的外形,百变出不同面貌的绝世佳人,他是这些纸面女儿的父亲,他的成群的美女(据说画了一千幅)可以说是一个女儿国的世界,一个近乎单性的伊甸园,充满爱意与温馨,还有通感的香艳与芬芳。

哈里森-费舍尔的女儿还是有高贵的气质,而且带有王的女儿的风范,他通过变幻一些头饰来显示这种“高贵血统”(艺术的优雅),不仅仅是为了避免千人一面,使他的“女儿”看上去是一个家族的出身,又使每个人具有个性特征,更重要的他的画留白,背景的留白确实很东方,也很合适我们东方人的欣赏习惯:明快,疏朗,轻盈,看着非常养眼。而且他画的女儿还常常伴有宠物,比如猫与狗,这在东方想来也是贵与富的符号,而且在东方的古画中,也常常出现。

我们从哈里森-费舍尔的画中看到的美丽,可以算是一副人生的疗药,心理的安慰水,他的作品的风情,其实在东方巴黎的上海,月份牌的作品中,出现相似的风情,城市中那些奋斗的人们,购一份报刊杂志而剪贴下来,把他们的“女神”挂满简陋的居室,也算是满室生光,人生有了寄托与希望,所谓的画饼充饥,望梅止渴,毕竟是比什么都没有好。更有前线的战士,看过她们,幻想着温情,明天死去与朝闻道夕死去的心理相同。

艺术家也算上帝,他们创造了美丽,温馨,和平,宁静,慰安,夜香,虽然说绝对了,确实对于难以说清的人生,美丽的符号对于人们的心理的激扬是必要。

哈里森-费舍尔所处的时代是一战之后美国将入二战的前夜,他的风情也影响了他后世的画师们,创造了与他相同的后女儿国系列,是美国与世界变革时代的其它国家充满朝气,不断进取的一个体现。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